<noframes id="tfdn3">
<address id="tfdn3"><font id="tfdn3"><output id="tfdn3"></output></font></address>
<address id="tfdn3"></address>
<output id="tfdn3"></output>
<noframes id="tfdn3"><font id="tfdn3"><meter id="tfdn3"></meter></font>
<noframes id="tfdn3"><meter id="tfdn3"></meter>
<meter id="tfdn3"></meter><noframes id="tfdn3">
<noframes id="tfdn3"><font id="tfdn3"><delect id="tfdn3"></delect></font>
<meter id="tfdn3"></meter>
<video id="tfdn3"></video>
<address id="tfdn3"><meter id="tfdn3"></meter></address>
<output id="tfdn3"><noframes id="tfdn3"><meter id="tfdn3"></meter>
<address id="tfdn3"><delect id="tfdn3"></delect></address>
<noframes id="tfdn3">
<delect id="tfdn3"><noframes id="tfdn3">
<delect id="tfdn3"><dl id="tfdn3"></dl></delect>
<noframes id="tfdn3"><noframes id="tfdn3"><noframes id="tfdn3"><noframes id="tfdn3">
<video id="tfdn3"></video>
<meter id="tfdn3"><font id="tfdn3"><video id="tfdn3"></video></font></meter>
<output id="tfdn3"><noframes id="tfdn3">
<font id="tfdn3"><delect id="tfdn3"></delect></font>
<address id="tfdn3"><meter id="tfdn3"></meter></address>
<noframes id="tfdn3">
<noframes id="tfdn3"><video id="tfdn3"></video>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他說:“我要是辦不好軍事工程學院,誓不為人!”

今天是哈軍工首任院長兼政治委員——陳賡大將逝世60周年紀念日。他是“黃埔三杰”之一,也是常勝將軍;他是開國大將,更是哈軍工的創辦者;他站在現代戰爭的高度,高瞻遠矚地瞄準了軍事科學的尖端技術,一上手就創建了中國第一個導彈專業(??疲?、導彈工程系。他為發展中國“兩彈一星”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直到逝世……

今天,讓我們一起回顧老院長陳賡與哈軍工的故事……

“我要是辦不好軍事工程學院,誓不為人!”

1952年7月8日,毛澤東主席任命陳賡任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院長兼政委。

1953年院長陳賡大將創建軍事工程學院。

陳賡臨危受命、勇挑重擔,而擺在他面前的情況是:一無校舍,二無教師,三無辦學經驗,四無教材和設備。困難嚇不倒陳賡,他對工作人員說:“解放軍是一只猛虎,創辦軍事工程學院,就是為猛虎添翼。創業是艱難的,但是革命的一切都是從無到有的,軍事工程學院也一定能夠從無到有。我要是辦不好軍事工程學院,誓不為人!”

陳賡帶領全院干部戰士白手起家、艱苦創業,僅用一年時間,創建了新中國第一所高等軍事工程學院。他站在現代戰爭的高度,高瞻遠矚地瞄準了軍事科學的尖端技術,一上手就創建了中國第一個導彈專業(??疲?、導彈工程系。

錢學森教授后來贊嘆:“在我國現有條件下,這么短的時間內辦起這樣一所完整的、綜合性的軍事技術學院,在世界上也是奇跡?!?/p>

“我旁的本領沒有,但有支持你們搞科學技術的本領?!?/span>

在毛主席、周總理全力支持下,陳賡為軍事工程學院(導彈工程系)請來大批優秀教授和專家學者。為快速發展中國的導彈事業,先后分別請任新民、岳劼毅、馬明德、周祖同教授等吃午飯,請教探討火箭導彈技術,凝集凝聚中堅力量,大干快上。

陳賡大將對剛到學院的老教師說:“我旁的本領沒有,但有支持你們搞科學技術的本領。為了科學技術,我不顧一切支持你們。凡是同志們要在科學技術上做什么,我都積極支持?!?/p>

1958年3月,哈軍工第一期學員畢業,病榻上的陳賡寫信祝賀,他說:“處在今天的原子、火箭時代,我們就有可能,而且必須積極地運用各種科學技術成就,以加速我軍的現代化建設?!?陳賡大將對開展國防科研工作的急迫感為國家培養了大批急需的國防尖端人才,其中部分成為我國“兩彈一星”及航天事業的創始骨干。

“有,我們就馬上干吧!”

1955年上半年,任新民、金家駿、周曼殊三人撰寫完成了“對我國研制火箭武器和發展火箭技術的建議”的上報稿。1955年11月由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轉呈中央軍委,這個報告是中國科技人員第一次正式向中央提出的報告:建議我國應當重視研制火箭武器和發展火箭技術。

1956年1月20日,彭德懷元帥主持中央軍委會議,討論通過了任新民、金家駿、周曼殊三人的建議,拉開了中國發展導彈的序幕。

左起:黃緯祿、屠守鍔、錢學森、梁守槃、任新民、莊逢甘

1955年11月25日,陳賡從北京急飛哈爾濱,晚上在軍工學院“大和旅館頓河餐廳”會見宴請了錢學森博士,席間陳賡迫不及待地向錢學森提出了他思謀已久的問題:“錢先生,您看,中國人能不能(自己)搞導彈?”

錢學森雙眼炯炯,望著陳賡,不假思索脫口而答:“為什么不能搞!外國人能搞,我們中國人就不能搞?難道中國人比外國人矮一截!”

陳賡聞聽,眉峰一揚,緊緊握住錢學森的雙手,高聲說道:“好!我就等你這一句話了!有,我們就馬上干吧!”

這個軍事工程學院不平靜的夜晚,陳賡大將和錢學森博士親手點燃中國導彈的起飛之火,兩位中國導彈航天的奠基人走到了一起,孕育著中國導彈的起飛,開拓著中國航天的輝煌。

“告訴保健局,就說我活著回來了”

為了快速發展導彈、航天事業,對處在軍事高科技之冠的導彈技術,陳賡總是緊盯不放。1956年6月,陳賡在軍事工程學院親自籌備創建中國第一個導彈工程專業(??疲?,任命空軍少將唐鐸任主任、高天炎任政委。在殫精竭慮創建導彈工程系的同時,陳賡也在為國家“兩彈”試驗問題操心。

核試驗馬蘭基地,陳賡把三兵團參謀長張蘊鈺調來當司令員,把軍事工程學院工程兵系主任唐凱(開國少將)推薦給擔負這一重大任務的工程兵司令員陳士榘。唐凱啟程急赴北京,與陳士榘等人一起到了萬里之外的戈壁灘,冒著滾滾黃沙,勘察新疆羅布泊地區。從此,出任工程兵特種工程設計院院長兼政委的唐凱,是“軍事工程學院”參加“兩彈”上天任務的第一人。

1959年11月,陳賡大將給中央軍委的《關于調整軍事工程學院任務的報告》中提出“尖端集中,常規分散”的重要創新思想,這是我國實施“兩彈一星”宏偉事業初期不斷推進新興學科建設,發展具有我軍特色的軍事尖端技術的研發、教育和推進“兩彈一星”研制的重要舉措。使軍事工程學院集中力量全力辦好“兩彈一星”高精尖國防技術專業的(中國第一個)導彈工程系、原子工程系、電子工程系、(中國第一個)計算機工程系,將培養目標由培養維護修理的軍事技術干部改為培養研究與設計的軍事工程技術工程師、設計師,在辦學中逐步形成了尖端優勢學科方向和突出的辦學特色,辦學實力不斷增強,辦學水平研究創新能力不斷提升。為“兩彈一星”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培養了六千多名高精尖國防技術專業的工程師、設計師,成為“兩彈一星”的人才庫。

1960年10月17日這天一早,陳賡夫人傅涯同時接到軍委辦公廳和保健部門兩個電話,都要傅涯勸阻陳賡別到試車的地方去。陳賡哪里肯聽,堅持去了。病中的陳賡驅車30多公里到北京南郊親臨國產1059型地地導彈地面試車現場,堅持陪同聶榮臻元帥觀看國產1059型地地導彈液體發動機地面試車。試車結果性能、數據完全符合技術條件要求,試車成功。

陳賡回家后雖疲憊不堪,一進門他就大聲嚷嚷:“傅涯,告訴保健局,就說我活著回來了!”其實,那天陳賡一臉疲憊,臉色都白了。他心里也清楚,自己的病很嚴重,胸口常痛。每逢胸口痛的時候,他就一面工作,一面不停地用手摸著胸部。日子長了,襯衣都被他摸破了一大片。陳賡不顧自己在重病中的身體堅持前往,為親手創建中國的導彈事業殫精竭慮、嘔心瀝血。

1961年3月16日,陳賡因心臟多次梗塞變形,不幸在上海逝世,年僅58歲。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亚洲久久中文少妇,亚洲久久综合爱久久